首页 >> 股市频道>> 公司聚焦 >>正文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 等待地素时尚的又将会是什么?

爱财道 编辑部  2017年09月11日 07:32  www.icaidao.com

 曾执手,又别离,IPO来重聚首。钱财恶,欢情薄,婆媳相争,祖孙离索。错、错、错!

  已富贵,却相忘,红尘陌路自思量。举报易,原谅难。山盟不在,锦书何托。莫、莫、莫!

  ——《钗头凤》

  因出现重大股权纠纷,已经过会却主动中止了上市进程的知名女装公司地素时尚,迎来了新动向。地素时尚董事长马瑞敏的前婆婆叶丹雪一方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二审,法院已经受理,但是何时开庭目前没有时间表。

  此前的6月30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就股权纠纷案做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叶丹雪提出的全部请求。

  从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到对簿公堂,股权纠纷的各方:媳妇与婆婆、妻子与丈夫、孙女与祖母究竟为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等待地素时尚的又将会是什么?

  ……

  地素时尚是在今年5月9日成功过会的,原本计划6月2日正式申购。

  然而,5月26日,在香槟已经开到一半的时刻,地素时尚却突然宣布暂停发行。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通过调查了解,原来叶丹雪于5月24日向证监会进行了实名举报,一场隐藏在前任夫妻、祖孙三代之间,跨越十余年的股权纠纷大戏也随即浮出水面。

  如今,地素时尚IPO暂停,双方正在诉讼大战,僵局丝毫没有打破的迹象。

  一来,叶丹雪方已经提起上诉,要求发回重审、撤销一审判决,并表示会向法庭提供更多证据;二来,保荐机构是否要承担隐瞒重大股权纠纷的责任,公司信披是否违规......

  这些问题,都有待于证监会调查,事情还远未得到解决。

  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未来结果如何,裹挟在此次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不是赢家。

  马瑞敏,一向以成功女性企业家形象示人,却要在公司上市这么万众瞩目的时刻,将生命中最不堪的一面被迫呈现给大众。

  地素时尚,倘若IPO遇阻,公司无疑将失去重大发展机遇;即便最终涉险过关,延缓数月、乃至更久的时光是可以预见的,在风云变幻的资本市场,谁也不能估算这其中的机会成本有多高昂。

  钱维,毕竟马瑞敏是其前妻,无论背后有多少苦衷,终究会有人非议。而且,事件之中,不得已还牵涉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叶丹雪,作为长辈,她和马瑞敏、孙女的关系此前都很不错,一直以来都在寻求私下和解,最终却在最后一刻选择对簿公堂、实名举报,将家丑外扬。

  马某,身为钱维、马瑞敏之女,她将如何承受父母之争?如何看待奶奶对自己的起诉?

  至于保荐商中金公司。因隐瞒重大股权纠纷,遭遇实名举报,不仅面临着保荐费用的潜在损失,还因此使老牌贵族投行蒙羞。

  还有云锋基金,作为地素时尚的投资方,数年的期待,却在果实将要成熟的时候出了岔子,此刻的心情,冷暖自知。

  ……

  一、时代与梦想

  天井里诞生的时尚企业

  时间回到1988年。

  当年,马瑞敏还被叫做马宁,是温州电视台的主持人,钱维则是温州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两个年轻人,被彼此所吸引并走进了婚姻殿堂。

  钱维勤奋,工作期间,他完成了电大语言文学,以及中央党校经济管理的学业;马瑞敏好学,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出身的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成长为台里的骨干。

  在那个年代,电台记者、时尚主播显然都是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但两人皆没有被自己的工作所局限,而是充分利用了这一平台,吸取着自己所需要的知识,等待着大展身手的时机。

  上世纪80年代末,《中华人民共和国私营企业暂行条例》颁布,私营企业首次得到了国家政策的承认与保护,这一消息犹如平地的一颗惊雷投到了温州这个对政策极为敏感的南方城市。

  两个人中间,最先动了下海念头的,是钱维。

  1991年前后,钱维的家人利用祖屋的天井,开办了一家以其母亲“叶丹雪”命名的服装小店,钱维利用上下班的空闲,每天帮助拿货进货、打理杂事。

  随后,钱维得到了一个前往意大利佛罗伦萨游学数月的机会。在这个可以被称为世界时尚之都的城市,他领略到了国内极度匮乏的设计理念、前卫服装潮流,更看到了巨大空白之下,潜力无穷的市场。创业的方向,也在这一过程中渐渐清晰。

  归国不久,钱维和马瑞敏商量了一下,即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服装事业中去,很快马瑞敏也辞职加入。

  20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初兴,孕育着大量的机会,但同时,竞争亦非常激烈。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句当下流行的“鸡汤”,却应是二十多年前很多创业者的内心写照。

  具体到温州服装行业,每天凌晨,便会有大批服装店老板骑着摩托车,聚集在机场,争抢那些款式最新颖的衣服。很多时候,身体的强壮程度,决定了拿到货物的优劣。

  很显然,想要获得长久发展,这绝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因此,钱维开始直接与货源地建立联系,尽可能地避免中间环节,拿到最优质的货物。

  不过很快,钱维又碰到了难题。一方面,作为单纯的经销商,终究要受制于人;另一方面,当时的中国,设计师还属于“珍稀物种”,有设计能力的供货商更是屈指可数,很多提出的设想要么不能落地,要么代价高昂。

  面对如此尴尬的状况,这一次,主动挑起大梁的人,是马瑞敏。虽然并非科班出身,但凭借着做时尚主播的积累,以及对时尚的敏锐和天赋,她设计出的绝大多数服饰,都深受当地人喜爱。

  于是,在一家人的共同努力下,凭借着样式新颖、质量上乘,以及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这家市井小店发展迅速。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这个家族小店也逐步走上正轨,温州骊谷服饰有限公司、浙江骊谷服饰有限公司相继成立,同时注册了“骊谷”商标。钱维担任董事长、总经理,马瑞敏担任设计总监,钱淳均(钱维父亲)负责工厂行政后勤,叶丹雪负责产品销售。截至1999年,公司已经拥有员工300多人,年销售八千多万。

  八年时间,即从成千上万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由温州的街边小店,蜕变为一家营收近亿的当地知名企业,这背后的艰辛与喜悦,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正如张载《西铭》一文所述,“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

  在风云变幻、龙蛇起陆的时代背景下,一没背景、二没资金的地素时尚,和很多优秀的民营企业一样,凭借着创业团队的艰苦奋斗、勤奋、智慧,以及一点点的运气,最终成功闯过了初创阶段,积累下了第一桶金。

  而随着基础的一步步夯实,公司的巅峰时刻也渐行渐近。

  二、辉煌与隐患

  谈钱伤不伤感情

  在那个阶段,马瑞敏的独特设计,黏住了很多老顾客,钱维则尝试通过品牌运营,使公司再上台阶。

  钱维回忆,那个时候深感人才是竞争中最重要的,“人才为王”的战略也是他定下的,在设计师的培养上不惜成本,甚至曾引得一些同行评价,“骊谷”花大钱让设计师出名是傻子。但钱维却始终认为,“在人才上舍不得花钱才是傻子”。

  2000年至2001年,骊谷在北京接连推出名为“骊骚”、“惊谷”、“骊谱”三场时装秀,一时间,行业为之惊艳。更加重要的是,其轰动的影响力,帮助公司年轻的设计师祁刚,一举获得“中国十佳设计师”、“最有才华设计师”等诸多称号。

  当然,三场秀帮助“骊谷”在业界打出了名声,但受制于技术、地域等种种原因,企业的发展还是遭遇了瓶颈。

  2000年前后的温州,除了“骊谷”之外,雪歌、好日子等品牌也并不逊色,再加上本已饱和的地方市场,在那个互联网并不发达的时期,想要更进一步实属不易,直至2003年,公司一直都没有更好地突破。

  基于如此状况,钱维决定将公司搬到上海。

  2002年,地素时尚前身——上海黛若服饰有限公司成立。其中,叶丹雪出资151.2万元,拥有公司90%的股权并担任法定代表人;马瑞敏的母亲李赛君持有剩下的10%股份。

  这一次的迁址,对于公司而言是战略性的。

  虽然搬迁导致了当时大批员工及加盟商的流失,但凭借着“设计能力”的核心竞争力,以及森马服饰(8.49 -0.12%,诊股)、法派西服、高邦服饰等为公司贷款作出的担保,在上海这个国际化的舞台上,钱维还是很快站稳了脚跟。

  冒着向死而生的巨大风险,天花板被成功打破。

  而在渡过了最初的难关后,公司业务蒸蒸日上,2006年开始,钱维逐步淡出地素时尚(上海黛若,2006年更名)具体事务的管理,抽身参与天中文化等其它企业的投资、组建。

  可惜,谁也未曾想到,这一决定,为十余年后的股权争端埋下了隐患:

  由于叶丹雪当时已经72岁,公司业务实际上是由马瑞敏在打理,而且做的不错。叶丹雪及钱维就放心的将公司事务交给马瑞敏,很少具体过问。

  也就是说,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在那时出现了割裂,分别掌握在了婆婆和媳妇手中。

  只是,如果夫妻和睦倒也无伤大雅,毕竟都是一家人。但问题在于,2010年9月28日,马瑞敏与钱维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不复存在。

  三、暗雷与惊变

  一场跨越十年的家族纠葛

  两人感情破裂的确切时间并不好说,但能够确认,2006年至2010年的这四年时间,马瑞敏将地素时尚的股权一步步拿到了手中,实现了对公司全面的控制。

  至于钱维,其表示虽然对股权变更有所察觉,但基于夫妻间的信任,当时并未细究。

  首先,2006年,地素时尚注册资本由168万元增加至518万元,而新进的股东,正是马瑞敏。此次增资完成后,马瑞敏以67.57%的股权占比,一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同年,地素时尚完成更名,法人代表由叶丹雪变更为马瑞敏。

  其次,2009年,马瑞敏再次以现金认购新增注册资本700 万元,持股比例上升至86.21%;

  而2010年9月28日,马瑞敏与钱维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据钱维回忆,两个人当时感情已经有点问题,但是他并不愿意离婚,因为女儿还小,他曾提出,要么等女儿上了大学再离。但是,马瑞敏突然搬走了。这一举动也是造成两个人离婚的最后一根稻草。

  两人离婚之后的2010年12月22日,发生了双方争议中的股权转让。叶丹雪将持有的12.41%公司股权,以151.2万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马某(马瑞敏与钱维之女,跟随马瑞敏)。至此,叶丹雪、钱维不再持有地素时尚股份。关于这一次股权转让,叶丹雪声称是年岁已高,被马瑞敏蒙骗,以为签署的是公司名称变更和法人变更文件,不料却是股权转让协议。一直以为保留了这部分股权,直到地素时尚准备上市才发现股权早已完全转让。马瑞敏则在公开声明中称,股权安排是双方协商一致的决定,已经办理完毕手续。

  也就是说,2006年至2010年的这段时间,马瑞敏前夫一方(钱维、叶丹雪)完全退出了地素时尚,所有的回报,仅仅是2002年当初投资的151.2万元。

  即使以2013年云锋基金的入股价格10.125元/股大致计算,最后一笔12.41%转让股份,价值即在4亿元以上,遑论成功IPO之后,还要翻上数倍甚至更多。

  更加重要的是,据叶丹雪方对野马财经表示:“这151.2万元,一分钱也没有收到。”而在当初签订的协议上,明确写着,需在协议签订之日(2010年12月22日)起15日内,全部付清。

  对此,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提及,如果交易对价的确无交付事实,则股权转让未完成,那么,股权变更就不成立,也不存在是否在追溯期的问题。

  《中国合伙人》里有一句经典台词,“千万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道理很简单,无论是朋友、亲人,我们往往会因为抹不开面子,害怕“谈钱伤感情”,从而丧失了建立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的最好时机,埋下一颗颗越来越难清理的暗雷。

  地素时尚如今的股权纠纷,正是如此。

  四、举报与诉讼

  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争夺

  2017年4月27日,地素时尚报送《招股书》;次日,证监会给出反馈意见;5月9日,公司成功过会。前后不到两周的时间,可谓进展神速。

  不过,5月24日,一封实名举报信被送至证监会——地素时尚董事长马瑞敏的前夫钱维、前婆婆叶丹雪实名举报地素时尚隐瞒重大股权纠纷,涉嫌虚假披露、欺诈发行、“带病过会”。与此同时,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亦接到该案的相关诉讼。虽一审败诉,但叶丹雪方又提起上诉。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这家公司的剧情太狗血

  双方对于争议的焦点在于,关于地素时尚的股权转让,公司名称、增加注册资本、调整股权结构等多项内容,究竟是在叶丹雪方知情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叶丹雪方面指出,在这些变更登记文件中,有近二十个签名,都系他人伪造。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这家公司的剧情太狗血

  上图为相关签字,钱维表示,只有红框内为“叶丹雪”本人所签

  关于IPO中出现的问题,野马财经多次联系地素时尚,对方仅有一次回复邮件称:一切以公告为准。此外再无回应。

  不过,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地素时尚指出,2017年5月初,钱维突然向我方索要巨额资金,几度扬言如不满足其要求,将采取各种手段阻碍公司上市。

  这份声明称,2010年股权变动是马瑞敏与钱维于2010年2月协议离婚时,在共同协商基础上对家族财产所作的分割安排。根据双方约定,钱维放弃对公司股权的所有权利要求,其母亲叶丹雪将名下的12.41%股权转让给钱维与马瑞敏的已成年女儿,钱维分得十余套房产、相关房产出售款及项目投资款等资产,并获得现金人民币1800万元(由马瑞敏分期支付,已于2014年提前支付完毕)对此,钱维及叶丹雪自始至终都是明知并确认的,而且各方早已办理了相关法律手续,叶丹雪还亲赴工商部门办理了股权转让登记,无任何未尽事宜,在我公司启动上市进程前的数年间也无任何争议。

  但钱维指出,母亲的股权不在夫妻分割财产之列,而且这笔转让款也没有付过。

  叶丹雪也公开发布声明回应称,钱维夫妻财产中分得了上海、北京、成都三套房子,其余房产为钱淳均(钱维父亲)购买并在其名下的房产、以及钱维婚前单位分配使用房子、钱维与商业合作伙伴投资购买的房产,本身就不在夫妻分割财产之列。

  叶丹雪同时强调,“退一万步来讲,钱维和马瑞敏离婚,又怎么可能处置我的股权。”

  双方各执己见,争论至今。

  不过,野马财经注意到,在2015年9月,地素时尚曾试图冲击上市,虽然因适逢股灾,IPO暂停不了了之,但彼时,叶丹雪的律师已经提起过诉讼。所以,地素时尚声明中所说的股权无任何争议是不符合事实的。

  此外,野马财经还注意到,现如今地素时尚的股权结构中,出现了马瑞敏姐妹,马丽敏、马姝敏的身影,同时,公司另一大股东上海亿马实际控制人江瀛,不仅为马姝敏的老公,而且担任着地素时尚的董秘、法务总监等重要职务。

  五、栈道与陈仓

  比股权更复杂的是人心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为了保证上市后公司正常的经营发展不受影响,保护投资者的权益,“股权清晰”是企业IPO的必要条件,但有瑕疵,基本是“一票否决”。

  因此,双方在博弈的过程中,可谓三十六计尽出。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这家公司的剧情太狗血

  公司过会之前,马瑞敏一方曾委派代表与钱维方进行谈判。其中一位是地素时尚的保荐人,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孙雷,其在上海与钱维进行了沟通。

  根据当时的录音显示,孙雷一直试图说服钱维友好协商解决纠纷事宜、千万不要贸然向证监会举报。

  至于钱维与其母亲,一直希望私下协商。一来,“家丑不可外扬”;二来,终究夫妻一场、好聚好散,而且不愿意因此过多波及到女儿和自己的关系;三来,无非是争口气以及拿到股权的合理对价,没必要两败俱伤。

  于是,接下来要解决的,似乎只是价格了。

  马瑞敏方派出的代表曾向钱维表示,“1亿元内可谈,建议8800万,数字比较好听”,但随后称改口称“5000万元内”。

  而钱维开出的数字是9500万,他计算的逻辑是:12.41%股份以2013年云锋基金的入股价格10.125元/股的价格打折计算,再加上马瑞敏在婚姻存续期间隐瞒了三处合计1693.33平方米、价值5800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一并追偿。

  一位长期跟踪服装行业的券商分析师认为,2010年地素时尚股权价值还没有那么巨大,但保守估计也在1-2亿元。

  一退一进之间,颇有些香港商战大片的味道。

  “你们可以成为路人,不要成为敌人”孙雷曾说。然而,事态的发展最终还是走向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5月8日,钱维向孙雷提出,再见面聊聊,对方以“时间太忙,还是电话沟通”为由拒绝。当时的钱维并未生疑,然而,第二天,证监会网站公布:地素时尚过会。

  得到消息的钱维,再度与孙雷进行了联系。

  这一次,孙雷在短信中表示,自己不是钱维和马瑞敏的家臣,并称自己将不再参与整个谈判和协商。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这家公司的剧情太狗血

  上图为孙雷短信回复

  其同时告知,5月15日下午,马瑞敏会全权委托一位唐先生与他们联系协商解决,并发来了委托书,但指明要求82岁高龄的叶丹雪也参加。

  在这场最后的协商会上,马瑞敏一方推翻了此前所有的谈判进展。

  钱维表示,正是地素时尚过会前后态度180度的转变,让原本不愿对簿公堂的叶丹雪,放弃了最后一丝幻想,同儿子钱维一起走上了实名举报、法律诉讼的道路。

  并且,钱维还向证监会举报了保荐机构中金公司,恶意向证监会隐瞒重大股权纠纷、进行虚假信息披露。

  “为了气,也为了钱”,钱维如是说。

  六、纠纷与疑团

  清官难断家务事

  2006年,曾有过这样一件事。

  因持过期居留证入境意大利,钱维在米兰机场遭当地警察殴打,多处受伤。据《青年时报》报道,在机场见到钱维时,马宁(即:马瑞敏)“眼泪夺眶而出”。

  可叹的是,十年过去了,“最爱的人却伤我最深”。

  复盘地素时尚的股权纠纷,整个事件可以说既简单,又复杂。

  所谓简单,因为双方的分歧很明确。

  马瑞敏一方在声明中强调,公司股权分割、法定代表人变动等,钱维及叶丹雪自始至终都是明知并确认的;钱维则表示母亲的股权不在夫妻财产分割之列,其中数次增资及法人代表的变更文件签名系伪造,2010年股权转让更是在被蒙骗的情况下签了字。

  至于复杂,则正如那句俗语所言,“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旦触及到感情,很多事情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例如,如果《招股书》记录真实、完全,也就意味着,2006年至2010年的这段时间,马瑞敏前夫一方(钱维、叶丹雪)完全退出了地素时尚,所有的回报,仅仅是2002年投资的那151.2万元。

  很显然,在这场错综复杂的家庭纠纷中,包括离婚原因在内的诸多细节,双方都出于种种考量,有所保留,不愿多讲。

  代表马瑞敏曾和钱维谈判的孙雷如何看待这桩公案?

  他在电话中告诉野马财经:“你们不能以一个阻挠上市之人的一面之辞去做报道,我们并不想让这个事情进一步的横生枝节,目前在走法律程序,如果你们做报道,涉嫌损害公司的商业信誉,我们有权利去追究你们的责任。”

  “孙雷比较惨,他这么多年在行业里以耿直、认真、能干、口碑好闻名,热心去给两口子解决问题,却被举报质疑了专业能力。”孙雷的一位前同事对野马财经表示。

  而这,也是夹在这桩夫妻之争中所有人的尴尬。

  、未来与反思

  家族企业嬗变之痛

  “地素时尚是家很好的企业,设计、质量都有保证,我们当初还打造了两位全国十佳设计师呢”。

  虽然存在股权上的纠纷,且一审判决并不利于己方,但提及公司本身,钱维也承认,马瑞敏接手后,确实将地素时尚打理得很好。

  不过,马瑞敏的前婆婆叶丹雪却颇有微词,她在公开声明中提到,我们一家人近20年的共同努力拼搏为地素时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马瑞敏对于2011年以前的历史闭口不提,对以前帮助、支持过公司发展的温州市领导、兄弟单位、亲朋好友避之不及,人不能忘本、不能不尊重历史和事实。

  而马瑞敏的一位闺蜜则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地素时尚能够IPO,也是在马瑞敏的带领下,一直保持着高速的发展势头。”

  她说,马瑞敏是设计师出身,服装以“设计感”、“时尚感”取胜,这都是马瑞敏一手打造的发展策略。包括林志玲、那英、杨幂、宋佳、吴莫愁、妮娜.杜波夫(Nina Dobrev)、倪妮、何穗等国内外时尚名人,在活动中穿着公司品牌服装,这都是马瑞敏人脉和资源的体现。

  据《招股书》数据,2014年至2016年,三年时间,地素时尚净利润合计接近15亿元,毛利率更是一直保持在70%以上。与此同时,公司2016年净资产收益率(ROE)高达62.16%,而A股服装企业这一指标也不过在10%左右。

  此外,据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马瑞敏是在长江商学院读书期间与云锋基金相关人士建立了联系。2013年,云锋基金投资1.8亿元入局地素时尚,直接跻身第三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马瑞敏还通过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投间接持有蚂蚁金服部分股份。

  然而,正是这样一家财报优秀、星光熠熠的公司,却因为家族成员之间的利益纷争,卡在了上市前的临门一脚。

  而这一幕似曾相识。

  2012年神丹集团IPO之际,董事长刘华桥被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被指侵吞他人股权。虽然终审判决驳回指控,但截至今日,神丹集团也未成功IPO,错过了发展的重大时机。

  智慧云ceo、财经评论员陈雪频对野马财经分析,很多家族企业内乱,都是因为家族亲情和企业的商业规则没有完全分开的,各种浆糊倒在一块,导致矛盾很多。现在国内投资界对于存在婚姻问题、家族纠纷的企业,都能避则避。而国外则有通过“家族宪法”的制定明确家族成员、股东、董事会、管理层之间关系的良好案例,值得中国企业学习。

  所谓前车覆、后车鉴,其实,在中国资本市场并不漫长的岁月中,类似的案例不算少见。

  例如小马奔腾、国美集团都因为灵魂人物离世、入狱使得家族企业出现股权之争和内耗,前者最终未能熬过难关,后者虽然九死一生,成功嬗变,但也经历了巨大的发展波折,错过了晋级国内一线企业的机会。

  在我们这些身处局外的吃瓜群众看来,总是唏嘘不已。

  八、致地素时尚:

  我们都要爱惜自己的羽毛

  自地素时尚过会以来,野马财经一共发布过三篇文章:

  5月14日,杨幂那英加持的地素时尚上市前分光利润,这样真的好吗?

  6月26日,地素时尚IPO暂缓背后:创业夫妻反目,争夺股权祖孙三代对簿公堂

  7月4日,中金公司被举报隐瞒IPO重大纠纷,当事人曾称:“看最后谁笑谁哭”

  上述文章,我们都尽力去联系了事件的当事人和知情方、第三方,包括地素时尚、钱维、叶丹雪、马瑞敏的闺蜜、以及地素时尚的公关公司和保荐人孙雷,包括孙雷的前同事、财经评论人士等,尽可能客观的还原事件。

  前后数月的时间,我们多次通过邮件、电话等多种方式,试图与地素时尚及马瑞敏一方取得联系,求证细节。其也通过官方邮箱给予过回复。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地素时尚发布一则公告,称“某自媒体在未采访我方的情况下,不负责任地大量援引相关人员的不实之词,违背了新闻媒体客观真实的职业准则,触碰了法律底线……”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这家公司的剧情太狗血

  上图截自地素时尚相关声明

  对于上述措辞,我们深感震惊。在撰写相关稿件时,野马财经与地素时尚所有沟通,皆有证据留存。

地素时尚

郑重声明:爱财道发布 夫妻反目祖孙三代对簿公堂 等待地素时尚的又将会是什么?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合作及发稿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