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块链>> 比特币 >>正文

eos链上治理机制能否突破现实重压?

核财经 编辑部  2018-07-02 19:22  www.icaidao.com

爱财道区块链讯,关于公共治理机制的争议已经持续了几百年,而特朗普的当选一度被很多学界精英认为是治理衰退的标志,特朗普很多背离传统的政治风格和政策选项,也被很多人认为对现代治理机制的美誉度构成了严峻挑战。

对公共治理走向衰败的这种痛惜心情,由哲学家尼克•兰德(Nick Land)最极端的表达出来, 他说民主已经退化为“虚无、放纵的消费主义,金融失禁和一场政治马戏和电视真人秀”。

然而,部分出于对现实治理机制政l的不满,部分出于对经典自由理念的认同,一些技术极客们正试图借助区块链技术,在一些区块链项目中,重新激活和主张更为激进的甚至是更为纯粹的自由理念, 这点在EOS的链上治理机制设计中表现的最为充分。

治理雄心

EOS虽然也背负着空气币和大佬坐庄的骂名,但在众多拥趸者心目中,EOS是继比特币,以太坊之后的第三代区块链平台。

EOS主要开发者Daniel Larimer, 通常被称为BM(Bytemaster)也是一个偶像级的人物,他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成功开发了三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系统的人,Bitshares,Steem和EOS。EOS的主要技术特点是百万级TPS的交易速度,以及转账零手续费;从2017年6月开始, EOS进行了一场时间长达一年的史诗级的 ICO,募资金额超过40亿美元,令传统IPO大为逊色。

EOS采用委托权益代理机制(Dpos),EOS Token持有者通过投票选举出21个区块生产者(Block producers)-中文翻译为超级节点, 21个超级节点负责核验交易并记录在链上,也就是通常说的出块过程。

EOS这种DPOS共识机制,因为偏离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理想,因此备受争议。批评者认为,去中心化机制容易被黑客攻击,存在安全隐患;21个节点之间可能进行合谋或串谋,存在道德风险, 另外21个节点相对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面临来自政府干预的法律风险。《核财经》之前多篇分析文章也涉及过这些内容。

然而除了集中在对21个超级节点的批评之外,EOS主链上线后的一系列混乱事件,使得其链上治理机制正在成为新一轮争论的焦点。

按照BM的设计, EOS除了21个超级节点,还有一部号称是EOS宪法的最小权力结构,EOS操作系统用区块链技术在签名用户之间建立P2P服务协议或约束性合约,也就是所谓的“宪法”。

其中包括核心仲裁者论坛(ECAF)和基本治理流程。大致框架如下:

1. Token持有人投票赞成政策的改变。

2.仲裁员对案件作出裁决。

3.区块生产者执行政策变更和执行裁定。

宪法内容结合相互间的公认规则,确立司法权和适用法律。每一个在网络中签名广播的交易,其签名信息中必须包含宪法的哈希值,以明确约束合约签名者。

按照B.M 的设想,他希望EOS社区能搭建必要的工具来创立一个非暴力且能够自我管理的全球社区。该社区将逐渐完成仲裁流程、修宪、权力以及责任划分的正式化。EOS社区能够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保障所有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和公平性。

真实乱局

然而自从EOS主网上线以来,发生的多次重大争议已经把上述梦想击打的支离破碎。

EOS主网上线后,一度因为投票率不能满足15%门槛而导致主网无法被激活。

6月17日,21个超级节点发现有7个账户疑似通过钓鱼网站盗币,于是主动冻结了这7个账户,但在没有仲裁机构做出裁决之前,超级节点这是明显的越权。虽然6月19号核心仲裁论坛(ECAF)最终下了决定要冻结账户。

6月23号,ECAF通知所有节点冻结27个账户的转账,并称后续再给出原因。这种随意性引起社区一片哗然。

这个过程中,相关各方需要多次通过电视会议来进行沟通,协同立场,这对号称具有第三代区块链的EOS来说自然是一个绝大的嘲讽。

在这种争议背景下,BM表示,尽管现有“宪法”系统有着崇高的意图,但用户不完全理解的仲裁系统只能“导致人们快速逃离”。因此他建议干脆废弃第一版本的宪法。在他提议的新版本宪法中,将ECAF和社区之间变得平衡,它将明确规定仲裁的程序以及区块生产者的规章制度问题,人治的归人治,代码的归代码。

这种轻易更改根本规则的做法,更是引发区块链社会哗然,认为这是典型的中心化治理机制。

还有人批评BM越界,因为理论上EOS是一个独立生态,BM只是EOS开发机构Block.one公司的CTO,和EOS并没有隶属关系。然而他在EOS社区的影响力可能足以引发治理哲学的大转变。

可以看出,募资超过40亿的EOS项目,正处在一个实验改进的过程,试图通过结合公共治理体制,智能合约、人际协调等三种模式的优势,来处理所有的纠纷,这的确是一种雄心壮志, 然而EOS的链上治理雄心太大,实验过程正带来很大治理混乱, 全盘谋划一步成功的可能性比较低。

密码学之父尼克萨博此前就批评过EOS的设计,认为一些完全陌生的人可以冻结用户的资产,这是不可接受的,EOS的“宪法”在社会上是不可扩展的,是一个安全漏洞。

萨博嘲笑说:“EOS依赖着一步幼稚的的宪法,依赖着需要人来解释的代码。最后只会导致EOS成为一个劳动密集型的、独权的、完全依赖司法的区块链,并且整个社区也变得毫无扩展性可言。”

模仿现实

BM是自由市场的信徒, 在EOS机制的设计上,很明显能看出其对美国宪法结构的模仿,但超级节点,社区, 仲裁者等基于现实世界政治角色的简单化模范, 导致了目前系统的众多冲突。

Token持有者被认为是权力来源,超级节点是由社区选举出来的。在目前代币构成结构下,21个节点还面临着代表率不足的问题。最新数据显示,EOS持币最多的前10个钱包地址共持有近5亿个 EOS,占总币量接近50%。而前 100 大钱包共持有 7.5亿个代币,占总量 75%。这种持币结构选举出来的超级节点,肯定有寡头的色彩。

这种持币结构必然面临低参与率问题,这已经反应在EOS超级节点投票和主网激活过程, 很大程度上,这种低参与率是可以理解的,参与投票,需要了解繁琐的文件规定, 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对那些仅仅持有少量Token的投资人来说,这些投入都是得不偿失的。

这正如大部分成熟国家,选民低投票率是个一直被诟病的话题,普通选民对选举代表产生影响的机会非常小,因此他们对基于这些崇高目标进行投票的动机非常小。

然而作为特定国家的公民,平时还会通过人际关系,社会交往,公众舆论等方式和国家治理结构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公民和国家之间也容易形成某种基于共同体的道德情感,因此在公共治理上,低参与度可能只是表象,在特定契机之下,是可以快速转换为高参与度的。

但在EOS虚拟社区中,社区和Token持有者很难发展出公民和共同体之间的道德情感关联,往往只有一种直接的利益相关,他们的动机是投票给任何提供最高、最可靠利益的人,如何在EOS社区鼓励少数人的参与,激活“公民精神”, 这是EOS治理机制很难克服的挑战,也因此社区很难发挥出BM期待的“宪法”功能。

EOS的21个超级节点,从功能上更接近于美国宪政架构中的行政体系,他们负责核验交易并打包出块, 超级节点也按照仲裁者的指令,惩罚作弊者, 比如冻结特定账号的资产。 这些行为往往需要超级节点17票或以上的超级多数通过,就这个投票比例而言, 超级节点的运作又具有美国参众两院针对关键议题的影子。

不过了解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 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有鲜明的党派色彩, 很多投票都会遵循政党界限,可以说是一种公开的合谋, 这种强调党内联盟和党外对抗的政党政治运作逻辑, 和超级节点之间的运作逻辑显然有重大差异,EOS区块链产生机制要求所有节点之间形成共识,但在不同的现实利益诱惑下,EOS节点可能出现合谋或冲突,对区块链的信任机制会造成巨大风险。事实上,目前具有中国色彩的EOS节点和西方国家色彩的EOS节点,已经形成某种不同的派系痕迹。

而在EOS宪法中承担司法角色的核心仲裁论坛, 则有更多的现实冲突, 它存在于一个模糊的“法律”空间,它的运作是链下的,它没有一个清晰程序可以遵循。EOS核心仲裁论坛以目前的形式是不适合扮演在社区中的角色。核心仲裁论坛目前的无能对整个治理结构构成了重大挑战。

回到这里,我们其实需要承认民主机制有很多问题,比如低效, 流程繁琐,然而 现实世界的治理机制毕竟有了几百年,甚至有上千年的磨砺和试错,很多问题都通过漫长的学习和纠错得以解决, 很大程度上,现代社会虽然有了众多的纠纷处理机制,但并不可能及时有效的处理好所有纠纷, 甚至一定意义上,纠纷还会演变成暴力和战争。

而EOS才刚刚上线, 即使在程序设计上可以总结人类治理机制的所有弊端,但在实际运转中,毕竟无法脱离现实,EOS系统设计的社区,仲裁者和超级节点既然是模仿现实世界的纠纷解决机制,那肯定也会面临现实世界治理机制的困境, EOS所折射的链上治理困境,是人性弱点的折射。

正如V神评价说,寡头制肯定是坏的,EOS 21个超级节点不仅模仿了寡头体制,而且模仿了现实中的治理失败。

美丽乌托邦

有意思的是,EOS的宪法设计包含了容错空间,反对者可以直接用开源代码,采用自己的规则,成立自己的社区,EOS的链上治理机制可以在不断试错中得到完善,这可能是BM理想中的美丽乌托邦。

问题是EOS 是否会有持续的吸引力。如果治理体系冲突不断,凭什么吸引人们继续参与? 对既有的Token 持有者而言,他们对EOS的信念有多深厚? 他们在哪些情况下会选择用脚投票?这些疑问,目前都还没有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人们不会给EOS无限的时间和机会来纠错。

试图通过智能合约, 人工智能,科学技术等进步,彻底颠覆或摆脱现实政治秩序, 这似乎已经成为某种风潮。 EOS野心勃勃的治理机制并不是第一个构建完美世界的努力, 事实上,包括Liberland项目,浮动岛项目,波多邦(Sol“加密国家”) 等项目(比特币乌托邦,大梦进行时)都有基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再造美丽新世界的梦想。

理想主义或许是可敬的,但EOS上线以来的乱象,以及围绕EOS的各种争议表明, 一键通往美丽新世界的冲动,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甚至是危险的。

比特币EOS

郑重声明:爱财道发布 eos链上治理机制能否突破现实重压?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合作及发稿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