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块链>> 区块链资讯 >>正文

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曾经拥有过6位数比特币、罗永浩是发小、正视区块链技术很有必要

爱财道 编辑部  2018-03-06 04:41  www.icaidao.com

爱财道区块链讯,3月5日,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继续对话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关于区块链对其发起十问。

李笑来被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著名天使投资人,硬币资本创办人,连续跨界创业者,英语培训名师,教育类书籍畅销书作家,著有《把时间当作朋友》《七年就是一辈子》《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等多本畅销书,现为情非得已(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王峰是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投资了OKex、小程序SEE小电铺、淘手游、我叫MT、聚合数据等近百个天使项目。
区块链爱好者加入区块链微信群请添加微信号13611795024,备注区块链加群!

爱财道区块链对其观点进行了整理:

1、李笑来表示自己更喜欢“知识IP超级网红”这个称号!enjoy myself 这事儿,越来越不容易,因为自己走入了一个从未设想过的境地,很多事情“措手不及”。

2、铺天盖地负面的时候,他表示没啥可慌张的,但是心情会非常不好,虽然他看起来很淡定,其实内心很脆弱。

3、他说:“区块链技术,将是未来很多大方向的基础,比如大数据,比如共享经济,比如物联网 —— 哪一个不重要的呢?哪一个不必需呢?所以,正视区块链技术是非常有必要的。”

4、他收到的白皮书多到数不清,每天也只接待两三拨而已。

5、他表示自己不是EOS的创始成员,而是投资者。

6、他表示,古典互联网让自己乐了很久。“不存在什么“古典互联网”,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区块链也是互联网的一部分。你怎么可能指着你的肚子之外的部分说,这是“古典身体”,然后再接着问,“这个肚子和古典身体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互联网发展迅速造成了更大的贫富差距,引发了一定的社会矛盾,这倒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7、他在区块链领域之外做早期投资,但收效甚微,也没什么名气,做的也一般。

8、他表示自己是被大势推起来的人,并表示:“你以为我玩的开心哪?我这是下不去了!”

9、李笑来说:“一帮逻辑不够严谨的人冲进来之后,整天大谈特谈“去中心化”,好像“去中心化”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似的 —— 其实,去中心化只不过是手段,并非目的,并且还是众多手段当中的一个而已。并且,去中心化还与另外一个普世价值冲突,效率。所以,这帮人(他们以为是“自己人”)把区块链及其行业妖魔化了,还不自知。”

10、关于“市值”,现在区块链世界里的所谓“市值”大多是虚的,需要很久的时间才可能进一步落实。

11、对新入局的投资者的建议。首先,建议大多数人不要入局;其次,少投少投再少投 —— 路很长,何必着急?

“少投少投再少投”的方法论是:

项目数量少投一点

每个项目资金量上少投一点

每个项目比例上少占一点。

安全第一啊。投资大成者,其实都是风险厌恶型的 —— 这是他长期以来的观察结果。

12、罗永浩是他的发小。也很感激新东方的那段时光,表示徐老师是经常能让身边的人感到温暖的人,罕见。

13、他一直没觉得成功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有啥意义。其实吧,人活的实在才好。

14、关于江湖传言的六位数比特币,他表示,现在没有那么多了,这中间开交易所的时候,银行账户总是各种花式被冻结,因为要保证在出现挤兑的时候有足够的储备,在熊市阶段不得不卖出去了一些,等几个月之后解冻,再也买不回来那么多了。

15、写字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每天固定写两三千字,十多年没断过。

16、他表示,自己的焦虑一直有。因为世界变化太快,肉身有点跟不上,有时候思考速度太快,自己行动跟不上的时候,也更是焦虑。只好想办法调节。

以下为对话内容整理

第一问

王峰:有人说你是中国比特币首富,是在扑克牌排名第三的币圈大佬(前两位是中本聪和V神),据说白皮书上写上你的名字就不愁融钱,此外,你还是著名的知识IP,很多年轻人视你为偶像。你有很多成名作,《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位于同类畅销书前列多年,《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是得到上订阅最高的专栏。2016年,你在微博上曾说“一个普通人,只要不笨,一年是可以成长为全栈工程师的。用不着一万小时”,引发了很多知乎大神的争议,甚至嘲讽,记得当时看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去知乎看过评论。

李笑来:其实,上面提到的李笑来有两个:一个是中国比特币首富,一个是知识IP超级网红。说心里话,我更喜欢后一个,简单、率性。但前一个李笑来在我的心里多多少少开始变得有些复杂,琢磨不透。我的问题是,这两个李笑来,你更enjoy哪个自己?

我就是我呀,不存在“两个李笑来”。我没有太多的自我厌恶情绪 —— 年轻的时候多少会有一些。

如果说,在别人眼里可能有“两个李笑来”的话,肯定是因为不了解我造成的,可说实话,让别人完全了解自己,这不从来都是不可能的事儿么?

正如你看到的,在你眼中的两个李笑来,都是简单率性的,也都是有所争议的,不还是一回事儿么?只不过名头不一样而已,一个人做很多事儿不是很正常的吗?在不同的事情上,即便背后遵守着相通的逻辑,看起来也可能非常不同,这很自然。

不过,enjoy myself 这事儿,越来越不容易。

因为走入了一个自己从未设想过的境地,很多事情“措手不及”,这也是事实。

徐志斌:能插入下小问题不?前不久铺天盖地的负面时,那时慌张不?当时想,后续怎么做吗?

李笑来:铺天盖地负面的时候,没啥可慌张的,但心情不好,非常不好。我看起来很淡定,其实内心很脆弱的哈哈哈。

王峰:笑来,我就想听你这样讲话,还是兄弟。

李笑来:至于“后继怎么做”,其实我想的比较少,因为本来手里就有很多停不下来的事儿。

王峰:第二问,今天是两会第三天,我注意到两会代表尤其是互联网界的代表,比如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周鸿祎等都多次提及了区块链,媒体也给予了很多报道,其中,马化腾认为“区块链的确是一个很创新的技术,技术是好的,但是怎么用是另一方面。如果做ICO、数字货币,我觉得还是有很多风险的。”你怎样看马化腾的观点?如果你是马化腾,也出现在两会代表这样一个位置上,你会提什么建议?

李笑来:腾讯当然不能ico,因为它已经ipo了……马化腾说的很正确啊,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如果我是马化腾……” 哈,这种问题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我从来不会这么想事儿 —— 因为我不是他,也不可能在他那个位置上,“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是没必要花费时间精力思考或者意淫的。另外,区块链技术,将是未来很多大方向的基础,比如大数据,比如共享经济,比如物联网 —— 哪一个不重要的呢?哪一个不必需呢?所以,正视区块链技术是非常有必要的。

王峰:还是技术最重要?

李笑来:我是觉得中国在区块链大国之路上,走了一点点弯路,有点可惜。

王峰:技术大于模式吗?

李笑来:技术本身,没多复杂。并且,只要是区块链技术,就一定要开源;不开源的话,人家就不跟你玩。所以,应用应该是比较重要的。

王峰:但是互联网兴国之路,我们走得如顺啊

李笑来:大量区块链人才外流,你说是不是弯路之中?

王峰:这是阶段性难题,嗯嗯。

第三问

王峰:其实我挺好奇的,听说你每天见很多人,拜访和求教者门庭若市。比如我的好朋友CSDN的蒋涛有一天说过,笑来这个兄弟,见起来已经不如当年那么容易了。当然他说你还是会见他的,毕竟你们是兄弟关系嘛。最近我有很多朋友来拜访,谈及区块链,款款都提起你,其中很多人都说在和你、老猫合作,可见你在这个江湖中的地位到了什么程度。我想知道的是,你每天会收到多少份白皮书,会直接check多少?接待多少慕名来访者?哎,我就想知道,币圈教父级人物李笑来老师的生活还正常吗?

李笑来:白皮书收到多少?多到数不清;直接看多少?很少,因为和我一起干活的小朋友们比我更专业;接待多少人?其实并不多的,一天两三拨而已,毕竟每个人的时间都有限。

我其实比较宅的。所以,不太喜欢走动。来了,就聊几句,哈,回答完了。

第四问

王峰:大量的公开消息是这么说的,2017年6月,你创办了数字货币EOS,这是一个允许开发者在其协议顶端创建区块链应用的新平台,很多人把它称为BlockChain3.0的标志性产品,足以见得这个产品在行业的影响力,仅5天的融资额就高达1.85亿美元。可是,去年9月4日国家叫停ICO之后,EOS官方随即在第二天宣布,你不是创始团队成员。到底是什么情况?你需要在这里澄清一次吗?又,你和BM关系现在怎样了?

李笑来:EOS 的 CTO Daniel Larimer 是老朋友,2013 年他做去中心化交易所(bitshares)的时候我就投资过他,后来一路支持(包括后面的 steemit)。当他要加盟并领衔 EOS 开发团队的时候,我就投资了 EOS。准确滴讲,当时投资的是 blockone 这个公司的股权。

“去年9月4日国家叫停ICO之后,EOS官方随即在第二天宣布,你不是创始团队成员” —— 我确实不是创始成员啊,我只是投资者,这并不是“澄清”,而是事实。

blockone 也挺悲惨的,跑到香港办公室,就是为了规避美国当时不明朗的法律条款。然后,中国本来是他们想要大力发展的社群基地,9月4号的政策,吓死他们了。当时他们可能以为不这么说的话对 EOS 有影响 —— 哈哈,我也有点寒心的,因为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这么做有点落井下石的意思,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不过,又能怎样呢?我只能表示理解喽。

得了吧,中间有一段时间破发,“声讨李笑来”的声音非常响亮…… 后来 EOS 价格涨上来了,就没动静了 —— 李笑来成了“薛定谔的骗子”,不确定是不是骗子,究竟是不是,看价格。

第五问

王峰:今天,法币投资体系和数字货币投资体系似乎呈泾渭分明之势,前者代表了互联网,后者代表区块链。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前不久在朋友圈调侃,“区块链撕裂了中国互联网,转移了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从巨头与创业公司的矛盾,转变成古典互联网与区块链之间的矛盾”,你对这句话怎么看?

李笑来:哈哈,“古典互联网”,这个词有一天让我乐了很久。应该是陈怼怼(又称陈星星,大帅哥陈伟星)春节期间搞出来的一出戏。

我说这个事儿会有点偏颇,因为我认识陈伟星,觉得他很酷。他做的事,我也要投。而另外一端的那个人,我本来就不认识,所以,我评价这事儿不太靠谱。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觉得这种所谓的矛盾并不存在吧?只不过是对某一个特定的事的看法各不相同而已。

不存在什么“古典互联网”,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区块链也是互联网的一部分。你怎么可能指着你的肚子之外的部分说,这是“古典身体”,然后再接着问,“这个肚子和古典身体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互联网发展迅速造成了更大的贫富差距,引发了一定的社会矛盾,这倒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王峰:我听说你很早就做投资,但在法币投资上收效甚微。为什么进入比特币投资市场后,你能如此快速地上位,成为数字货币投资一哥?

李笑来:哦…… 在区块链领域之外,我做早期投资,收效甚微,这的确是事实,原因是什么呢?首先经验不足,其次人脉聊胜于无。我区块链世界之外的早期投资,基本上都是在熊市里做的,因为那样的时候,区块链世界里没我能做的事情。熊市里做什么都是错的,牛市里做什么都是对的……

在区块链世界里呢?当人们为了区块链焦虑,为了区块链兴奋的时候,我在这个世界里已经生存了七年。我常常说,七年就是一辈子,我比大多数人多了一辈子的经验,所谓的“上位”,对我来说,已经是一辈子之前的事情了。

区块链世界之外,做的早期投资,没啥名气。也确实做得很一般。

王峰:嗯,我做早起投资是2007年,你呢?

李笑来:我是14~15这两年。我和蒋涛一起做的。

王峰:追问一句,你认为目前最好的数字货币基金有哪几家,我查过你麾下硬币资本(INBlockchain)的网站,完全是英文版,上面写着China’s largest blockchain investment firm,真的是这样吗?哈哈

李笑来:顶多是“曾经最大”吧?哈哈。

第六问

王峰:薛蛮子说,笑来是他所见投资者中最具主见的人,“他极少盲从他人”,是个Die-hard believer,少有的真正懂得区块链的人。有朋友告诉我,有人找你融资,你要求他千万不要卖以太坊,如果卖,你可以自己出人民币兜底,把以太坊买回来。

我偶然阅读了你的2017李笑来年度总结演讲,其中一句话印象深刻,“我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现金困难户,我账户上不会有很多现金的,都被我用来购买虚拟币”。

有个段子,说你们有一次在一家川菜馆吃饭,4个人,你只点了8份豆干,4盘回锅肉。又有一次,你请8个人在苏州街美炉村餐馆吃饭,干脆直接点了8条纸包鲈鱼,每人一条,其他什么菜都没点。这是真的吗?你是那种一旦认准一件事是好的就死抱着不放的人吗?

这个第六问,是不是主要要回答最后一句话?你是那种一旦认准一件事是好的就死抱着不放的人吗?

罗振宇:这个我作证。他点菜是这个风格。

李笑来:这种点菜风格大家可以试一试,很有道理的:

每家饭店都有招牌菜,一般这种招牌菜的价格是最实惠的…… 所以,只点它是最划算的,不是吗?哈哈。而且,用这种方法点菜,餐馆服务员们回一下子记住你,以后他们都会对你特别好……

也许我会被描述为“最有主见”的人。其实这个描述不太准确。“最讲道理的人”可能更准确吧。

上面那个鲈鱼不对,我点的是“纸包蒜香鲈鱼”。

所有的人都在追求真理,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在乎“真理”和“你以为的真理”之间的重大差异。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靠学习与进步,逐步更加接近真理。所以,那些勤于学习的人,肯定是“善变”的。认知变了,选择就会变。明知道不正确,却要死抱不放的人,其实是很少见的吧?

王峰:追问一句啊,会不会正是因为你这样的笃定性格,让你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后,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李笑来:成就?唉,这个词放在我身上不对。我是被大势推起来的人。前些天我在朋友圈里发了张一只熊猫被困在大树枝头上的图片,注释语是:你以为我玩的开心哪?!我这是下不去了!

我不觉得这事儿跟成就有必然关联,很多讲道理的人,在投资领域并不成功 —— 甚至,他们也有可能直接懒得进入投资领域,他们有更多其他的兴趣。

说实话,我见到的聪明人大多数是投资领域之外的。还有另外一个惊人的事实,也许是我见识不广才有的错觉:我觉得投资圈里,聪明人其实很少。(这个可能在侧面说明:成功投资,很可能不需要聪明)

第七问

王峰:我看过一些报道,说是你觉得每个人都需要学会计算机技术,2006年前后,你迷上了自由软件Linux,尤其酷爱Ubuntu系统。你曾想收集那些已经淘汰的计算机,把它们装上Linux系统配置好,然后把这些机器免费送给买不起或者不愿意买计算机的学生们用。第二年,你还提倡每个人都应该学会投资股票,甚至每个家长都应该给孩子开一个股票账号,让孩子从小就开始学习投资。我想问的是,你一直有布道情结吗?你怎么不用Redhat?我们目前用得多。

李笑来:至于“布道情节”?这个词好玩。我都不知道有这个词存在。如果它存在,我肯定没有布道情节。要是有的话,我有的肯定是“分享习惯”,或者“分享精神”。我认为一切的知识,对理解者来说,分享都比独享更开心。

王峰:此外,有人说你是币圈被误解的区块链布道者,你觉得自己被误解了吗?

李笑来:哈哈,很多很多地方呢。别说误解了,冤枉的地方也很多。比如,有个台湾人,叫郑伊庭,拿了我超过一百万美元的投资,赚了大钱之后却拒绝分享收益,甚至连投资款都没有退回,直接把我拉黑,还要向外界把我描述成一个“黑心投资人”,然后还真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相信她。换作是你是否觉得冤?

可以理解成 布道是种本能 不分领域吗? —— 有个科学解释,人和人之间,海马体的发达程度不一样,海马体发达的人,有更强的“分享欲望”,估计我是属于这种人罢。

又比如,无论我投资了哪个项目,那个项目都会被称作“李笑来的币” —— 我只是投资者啊,也会看错啊,也会走眼啊…… 成功了倒好,失败了呢?我一样是“受害者”啊!只不过,我肯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而已。然而,因此我也觉得负担很重,搞得我现在连公开投资都不太敢做了……

再比如,“碰瓷”的人和团队蜂拥而至,我天天都“被站台”,很多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不知道是什么项目的项目,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写上李笑来或者 INB 的名字,就开始推广宣传 —— 最近遇到一个最狠的,不仅如此做,还要在如此做之后获得大量流量之后再发一篇文章,“李笑来你凭什么说我们是骗子!”,他们的理由是,“我们自己从来都没有对外声称是你的投资,你的站台,顶多,是我们的少数用户这么做的!” 唉,花式碰瓷、花式陷害、花式反复碰瓷反复陷害。

不过呢,要说最冤枉的,其实并非我个人,被误解最委屈的,也不是我个人。我觉得最冤枉是区块链以及相关的整个行业。

王峰:花式碰瓷、花式陷害、花式反复碰瓷反复陷害,这词儿。

李笑来:随便举个例子,一帮逻辑不够严谨的人冲进来之后,整天大谈特谈“去中心化”,好像“去中心化”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似的 —— 其实,去中心化只不过是手段,并非目的,并且还是众多手段当中的一个而已。并且,去中心化还与另外一个普世价值冲突,效率。所以,这帮人(他们以为是“自己人”)把区块链及其行业妖魔化了,还不自知。

王峰:关乎去中心化不是万能的,你举了一个从冰箱拿啤酒的例子,哈哈。笑喷。

李笑来:对啊,啤酒不够凉,来来来,我们再去中心化地冰镇一下!

群员:2018年,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翻译成“去中心化”本身就是错误的,降低中心层级,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可能是未来一个变化

李笑来:分布式,倒是个好措辞。

另外一个典型误解,认为区块链是传销。或者反过来,也经常能看到传销组织利用区块链的概念去欺骗群众。区块链冤啊,比窦娥和李笑来都更冤,不知道多冤出多少倍。

第八问

王峰:去年9月4日中国宣布停止ICO后,你从日本主动回到国内,快速把你的代表项目,基于EOS的内容分发公链Press One退币。这个是EOS之后,你又一个属于你自己的重要项目吗?如果不退币,你觉得它能跟现在的头部公链一较高下吗?我查过,小蚁市值496亿、波场市值201亿、唯链市值142亿、量子链市值121亿。 你说过“哪怕这个世界没有规矩,我们有我们的道理”。我能理解为这是你的“投资正义”吗?

李笑来:当时,从日本回来之后,退掉的不止 PressOne,ico.info 上总计 14 个项目,全部清退了。这些项目的币,之前都被我劝着,所以没有动过币;少数急需钱组队或者开发什么的,都是我垫付了一些人民币给他们。所以,清退工作几乎可以瞬间完成。

王峰:EOS后又是Press one。

李笑来:PressOne 现在已经是落地项目了,渐进开发。https://press.one

再一次,对于不存在的事情我没办法花时间精力去思考 —— 退了就是退了,不存在“如果没退”。

关于“市值”,现在区块链世界里的所谓“市值”大多是虚的,需要很久的时间才可能进一步落实,所以,这种比较其实意义并不大。至于“哪怕这个世界没有规矩,我们有我们的道理”,跟是否正义没关系,就是朴素的道理而已。

王峰:“现在区块链世界里的所谓“市值”大多是虚的,需要很久的时间才可能进一步落实.”李笑来说。

李笑来:很少有人认真思考这事儿:“正义”是一个成本很高的东西,盈利比较困难。

第九问

王峰:今年以来,大量新项目涌入,众多机构投资者跑步入场,项目白皮书满天飞,市场供给猛然加大,这跟去年下半年大家闷声发大财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闭着眼睛投资满地散钱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吗?市场渐冷,入局者却越来越多,套用经济学的一个术语,会不会最终有可能形成“堰塞湖效应”?你觉得你的区块链投资还能像去年那样一直赢下去吗?你给新入局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李笑来: 哈哈,春节期间有个朋友发朋友圈,“大佬们进场不是来接盘的,怎么可能涨呢?” 给我逗乐了。供给增加,需求却没多大变化,会发生什么呢?大一学生就可以做出正常推论吧?

对新入局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首先,建议大多数人不要入局;其次,少投少投再少投 —— 路很长,何必着急?

这个“少投少投再少投”,其实是个方法论:

项目数量少投一点

每个项目资金量上少投一点

每个项目比例上少占一点。

安全第一啊。投资大成者,其实都是风险厌恶型的 —— 这是我长期以来的观察结果。

王峰:你累积投了多少个BC项目了?

李笑来:很多。唉,之前还有很多社会投,就是不好意思不投的那种。以后我要克制。

王峰:我找你投不能克制啊。

李笑来:“少投少投再少投” —— 这个绝对是干货。很干很干,差点着火那种。

第十问

王峰:说点轻松的,历史上有个现象很有趣,就是牛人总是从同一个地方扎堆儿走出来。比如,儿时的周有光和赵元任、瞿秋白三位汉语语言学家就同住在江苏常州青果的一条巷子。而新东方则出来了徐小平、罗永浩和你,好像还有李丰,前年也离开IDG资本创办了峰瑞资本。你是怎么认识罗永浩的?你们关系怎么样?圈子里听说,谁求你都不一定真的管用,除了徐老师外。新东方出现了这么多能说会道的创业者,往往几年以后在各自领域都颇有建树,你认为新东方给予你们这批人的共同精神是什么?

李笑来: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 —— 这就叫见识。见识不同,判断不同,决策不同,行为不同,结果不同。

见过活人成功很重要!

见过身边的活人成功很重要!

见过身边优缺点的活人成功很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能人扎堆出现的原因。

罗永浩和我是发小,高中就在一个学校。你们可能以为罗永浩在新东方讲课出名的,其实吧,高中的时候他就是全校的名人。李丰啊,罗永浩啊,都是我们在新东方闲着没事儿一起骑马打麻将的好朋友。他们给了我很多见识。而我写第二本书的时候,徐老师就帮忙作序 —— 他是天天忙着帮别人的人,有啥事儿需要求我啊?

我个人是非常感激在新东方的那段时光,长达七年的时间。也感激新东方的那个环境,也感激在那里结交的一票朋友。新东方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很开放,大家的思想同样很开放,开放是非常重要的,你提到的这些人,都有同样的特质,精神很开放,对新鲜事物有着足够的好奇心,也有足够的开放心态。

徐老师是经常能让身边的人感到温暖的人,罕见。

第十一问

王峰:下一个问题,我怕你过来打我,各位付医药费。说点你可能不开心的事儿,前几年比特币大跌时你的基金因为加杠杆爆仓了吧?

李笑来:反正十问我已经答完了,多了我可以选择不答……

王峰:别啊,你从中得到了什么教训?你一生最失败的事情是什么?

李笑来:卧槽,这个还真的不能不答…… 爆仓的不是我…… 也不是基金。是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后来的几年一直没放弃,现在成了区块链世界里的一个牛逼基金老大,他的基金叫 DFund。躁动。我不玩杠杆的,我是风险厌恶者。

王峰:什么时候你开始觉得自己早晚一定要获得成功?同为创业者,我一直认为“念念不忘、终有回响”这句话很灵。人因执念而强大,人因梦想而伟大,你的执念和梦想是什么?

李笑来: 这个倒不是我在装谦虚,我一直没觉得成功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有啥意义。其实吧,人活的实在才好。

王峰:哦?我们都觉得你很牛啊。

李笑来:倒是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挺成功的,因为赚钱不少…… 在新东方的那几年,我的思想变化是很多的 —— 洗尽华,真的是那七年里完成的。

现在更新喜欢有机会跟牛逼的人聊聊天,涨涨见识。真的有很多高人 —— 只不过,之前没有机会(也可能是没有资格)见到而已。

王峰:我觉得啊,你和老罗一个脾气,但你更聪明,老罗更懂美。

李笑来:老罗比我聪明,你们没看出来而已。

第十二问

王峰:第十二问,还是四个小问题。

李笑来:没有“下”了吧?简直是周总理的段子: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王峰:12.1,你看到过这张照片吗?有什么感受?

WechatIMG630

李笑来:这也是后来让我饱受争议的一张照片。那应该是五六年前的照片了,那个时候不知天高地厚…… 哈哈。幸亏,用的是美元,幸亏其实只是“一美元”的小额钞票……

否则…… 否则我现在很难办罢?别拿这张照片逗我了。

王峰:继续用下去,星星说要挑战美元霸权,用BTC。

12.2 ,江湖传言你有6位数的比特币,是真的吗?中间卖出去过多少?

群员:这个问题很重要!

李笑来:曾经。现在没有那么多了,这中间开交易所的时候,银行账户总是各种花式被冻结,因为要保证在出现挤兑的时候有足够的储备,在熊市阶段不得不卖出去了一些,等几个月之后解冻,再也买不回来那么多了。

群员:到底还有多少?

李笑来:曾经。现在没有那么多了,这中间开交易所的时候,银行账户总是各种花式被冻结,因为要保证在出现挤兑的时候有足够的储备,在熊市阶段不得不卖出去了一些,等几个月之后解冻,再也买不回来那么多了。

王峰:追问一句,你最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李笑来: 没怎么太穷过。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大手大脚的,经常钱不够用,但人缘好,所以,就算借,也没缺过钱。

群员:现在 比特币 首富地址上 还有 16万个比特币。

李笑来:大地址基本上都是交易所,不是个人的。并且,这种交易所,在安全意识上就是有问题的。

很多人不知道,比特币私钥其实是相当于公开的,虽然很低很低的概率才可能被破解。但,你稍微有点数学常识就知道,万分之一的概率,并不意味着非要试过一万次才可能出现……

那么多的价值,放在一个地址里,我是不敢的。

别说现在不敢,2011 年就不敢。后来 2013 年给赵东投资的时候,我是用三个 2011 年的老钱包拼起来,构成对他的投资额的。

王峰:12.3,你那么喜欢写书,还会再写下去吗?

李笑来:写字,是我的一个生活组成部分。我每天都固定写两三千字,十多年没有断过。现在也一样,只不过,不一定公开发表就是了。嗯,所以外人不知道,我写个专栏,其实很不费劲的,因为大量“拷贝粘贴”库存。

王峰:12.4,你还会有过去那样的焦虑吗?Finally.

李笑来: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吧?焦虑一直有。因为世界变化太快,肉身有点跟不上。

有时候思考速度太快,自己行动跟不上的时候,也更是焦虑。只好想办法调节。

群员:十问李笑来 (下)  什么时候开始呢?

李笑来:没有下了。

王峰:嗯,知道吗,一定有人问我,十问李笑来(下)什么时候做?其实我没有具体时间表。因为我心里有一种直觉,属于李笑来的传奇,才刚刚开始……

比特币李笑来区块链

郑重声明:爱财道发布 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曾经拥有过6位数比特币、罗永浩是发小、正视区块链技术很有必要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合作及发稿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