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块链>> 区块链资讯 >>正文

节点财经对话任骏菲:美国善于培养天才和白痴,中国则培养精英和中庸

节点财经 编辑部  2018-09-26 11:22  www.icaidao.com

  区块链创业“人是第一位的,其次是钱”;

  美国善于培养天才和白痴,而中国培养精英和中庸;

  美国创业者热衷于做底层链项目,中国则更喜欢应用;

  泡沫的重塑和破灭都只是短暂的周期性现象;

  数据采集行业将会率先出现大规模落地应用;

  专利在质量而不在数量;

  区块链创业者,首先要理性评估自己的组建团队的能力,其次选择容易落地的方向,最后要踏踏实实做事。

  ——任骏菲

  9月25日20:30,“三点钟节点财经weiIP群”「节点名人堂」第25期正式开讲!红岸基金创始合伙人任骏菲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探索中美区块链投资现状。

  对话时间:9月25日(周二)20:30(北京时间)

  wei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weiIP群

  对话嘉宾:

  任骏菲,红岸基金创始合伙人,BMEX创始人,曾任Huobi Lab CEO 兼火币集团董秘。参与投资IOST DATA HOT LINO PAI DCC,Lambda,Hitchain,BHEX,Scidex,Logos Network,Coinsuper.曾任美国南加最大创投机构普创主席,投资演出公司蜂鸟巢娱乐,GP Production影视公司,Edge Co-working, Ex Zhenfund 前真格基金员工,德意志证交所金融交易分析师,Purdue University & USC Accounting。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引力波资本、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旗下法大创投、相对论资本、倍链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业内被称之为“搞定大佬专业户”个人曾投资“奇才朱潘”创办的4931明星项目。

  

任骏菲
任骏菲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问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红岸基金RedBank Capital是一家国际化的区块链投资机构,在北京,洛杉矶,旧金山均有布局,不过可能有的群友还是不太了解。

  1、 请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红岸基金?

  2、我们观察到红岸基金核心团队之前都有知名weiC的从业经历,出于什么考虑投身区块链投资中的?

  3、 通常投资一个项目需要多长时间?流程是怎样的?退出周期是多久呢?

  任骏菲:红岸基金的名字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取自三体,本意是破壁,解除传统vc项目和token fund间的隔阂,让好项目第一时间得到资本的助力,无国界无琐碎的法务流程。

  第二是我们集中的优势在中美资源整合,把硅谷的好项目和中国的活跃资本建立桥梁,零过渡,对于美国的加州而言,我们中国大陆就是红色的对岸,简称红岸。

  红岸基金RedBank Capital是一家跨国区块链投资机构,在北京,洛杉矶,旧金山均有一流的区块链人才团队与当地资源,以此为基础寻找最有潜力的区块链项目进行投资并提供完善的投后服务。团队成员来自中国,美国,日本,英国,中东等,毕业于斯坦福大学,MIT,LSE,纽约大学,南加大,早稻田大学,普渡大学等世界名校,并曾工作于火币,真格基金,德国证交所,美林证券,Google,牛犊资本等知名企业。曾投资或参与孵化的项目有:IOST,LINO,PAI,DCC,DATA,HOT等。

  2、对一些传统weiC来说,区块链也可以被归于FinTech之下或者也成立了专门投资区块链的团队。因此专门做一支投资区块链的基金就和成立一只专门投资人工智能的基金是一样的,对我们来说只是将投资范围聚焦到了区块链上。

  为什么要聚焦区块链,这是一个可以写一篇小短文的话题,简而言之, Future is all about data。我们非常相信数据的安全和数据的使用在未来将会更受重视,发挥更大的作用,而区块链技术将会重塑目前对数据进行确权和使用的形式,使过程更加安全和有效率。

  还有一方面就是Crypto Fund和传统weiC在募投管退这个过程中的差别:Crypto Fund通常在四个阶段都是更快的,并且与二级市场有更直接的联动,相对于传统weiC提供的投后服务有时被人视作作用不明显的鸡肋,Crypto Fund所提供的投后服务的重要性也更大。

  3、我们在获取项目后,会简单审查,如果有兴趣则进行约谈,然后再由内部根据各项指标进行打分,最后也会再由投委会进行决策。但整个过程仍然是非常迅速的,大约在一周内。退出周期不一定,因为本身每个项目也会有自己的解锁条款。通常来说在几个月到一年都有可能。

  群友:想问下菲美女,tokenfund对收益率的预期会比传统weiC更高吗?

  任骏菲:对,会的,资金周转和回流快。

  问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由于区块链人才紧缺,招人难成了很多区块链从业者共同的难题。如果有想加入红岸基金团队的朋友,除了学历和工作背景,您会看重他们哪些方面的特质?

  任骏菲:我们非常看重self-driven自我驱动的能力和空杯心态。

  因为区块链领域也是有不同的赛道,不同的技术、不同的落地方式。所以我们要求投资分析师们都至少要有一个自己熟悉的赛道,观察整个赛道上的项目并且建立起自己的评判标准。

  在招人方面,区块链自身的技术发展速度、与其他领域(比如TEE,可信执行环境)的结合创新的速度,都非常快。也许今天你还是某一个具体领域的内行,两三个月后你就离外行很近了。

  只有保持谦逊的心态、以及时时刻刻的好奇心与自我驱动力,才能持续地做好区块链的投资分析。

  另外也希望我们的成员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和思维方式,无论是交际还是内容获取上都不要局限在自己的comfort zone。

  问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国内新成立的区块链投资机构或转型区块链投资的机构总数近300家,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我国区块链(含数字货币)相关公司超1100家,处于高速发展期。

  1、 想了解下红岸基金从哪些维度评判一个项目是否值得投资?

  2、 投资理念是什么?如何判断项目未来价值和回报?

  3、 为什么提出区块链创业“人是第一位的,其次是钱”的投资观点?

  任骏菲:首先我们非常重视团队成员的tracking record,之前有过哪些成就,我们只投资一直以来表现顶尖的人才或者是在人生马拉松中越变越好不断突破的潜力股。

  此外,我们目前也只考虑与区块链底层设施相关的项目,比如算法的提升或者扩容的加强,而生态类项目是我们暂时不考虑的。细节层面上,主要分为技术考虑和通证模型,我们有专门的技术顾问,也有专精经济的分析师。

  但是,我们暂时对于某些纯货币类型的项目保持观望。对落地能力存疑的项目,也会做非常谨慎的判断。

  2、我们的投资理念就像之前提到和重复的一样:投资最优秀的团队。

  对于项目未来价值和回报的预计,我们知道区块链项目的估值无法按照传统金融的估值方法来衡量,因此我们通常会故意设置一个较为保守的估值,相对的,我们也会将区块链在远景上对生产关系的改变的想象空间纳入考量,综合二级市场因素,作出判断。

  3、很简单,有“人才”、有最合适的团队就能吸引到投资,因为资本是最聪明的,会寻找到能让它增值的人。

  问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你在国外生活了十几年,也尝试自己在美国创业,对中美两国的区别有自己的见解。

  1、在美国创业的经历和感觉是怎么样的?

  2、从投资人角度来看,中美区块链创业者有哪些区别?

  3、作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区块链产业规模上有哪些区别?

  4、在人才的培养上,中美各有哪些优势?

  任骏菲:美国创业相比较更平稳迟缓,不那么急功近利(所以作为投资人的会有些着急),美国白人员工到点就下班走人了,拦都拦不住,加班要双倍工资,晚上不接工作电话,要work life balance,催都催不来,习惯了国内狼性速度的只能干瞪眼着急,习惯就好了。对美国创业者来讲更像是一个长跑。

  2、美国更多技术大牛做的底层链项目,而中国得天独厚的人口优势和丰富的互联网产品使得在应用类上更有优势。另外还是退出速度上,美国相比更迟缓不着急,踏实的开发产品不着急上币,而中国项目在投资人驱使压力下往往会很快给出退出方案和计划。

  3、美国总体上是个金融法律合规国家,分为拿了牌照的和没拿牌照的,我觉得中国也逐渐有了靠拢的趋势。

  4、跟中美教育有关,美国善于培养天才和白痴,而中国培养精英和中庸。从正态分布上来讲,美国是前后长尾,中国是中间那段,美国面试你能碰到不会解二元一次方程的,也能遇到极客天才,美国包容学生的弱项放大优点,相比较中国教育对学生短板的容忍度较低,也就无法最大化开发优势。

  崔大宝:有没有遇到过那种“海外镀金”的项目,就是本来在国内开发测试,但是包装了一个外国团队的外壳?

  任骏菲:有,基本上一看团队背景就能判断出来,具体哪些项目就不说了,团队在linkedin上profile dd第一轮就能pass掉。

  问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由于此前国内项目估值偏高,资本大量膨胀,投资界有关“创投寒冬将至”的论调越来越盛。其实大家都知道,没有资本,就没有“泡沫”,泡沫更多说的是资本的泡沫,技术本身都是螺旋上升、不断发展的。资本泡沫一旦过度膨胀,可能会危害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不知道您对现阶段创投圈的“泡沫破灭论” 怎么看?

  任骏菲:一些投资行业的朋友很喜欢引用一句话: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泡沫即使破灭,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这些泡沫所带来的实实在在的人才和关注。

  即使在泡沫破灭后行业需要承受一定压力,但是拿了钱的项目方们,该钻研技术的仍然可以好好专心于技术,受打击的多是那些靠泡沫时在行业中趁机赚热钱的“卖水人”。

  对于坚信行业者,泡沫地重塑和破灭都只是短暂的周期性现象而已,从传统weiC的角度来看,一两年的周期还不及他们一只基金规定的退出时间的一半。

  崔大宝:BTC.ETH.EOS这些数字货币领跌,让很多募到资金的项目有苦难言,对基金有哪些影响?

  任骏菲:对币本位的机构来说,没有大影响,只是在投资项目时,容易因为项目按法币估值而受到影响,但同时我们也可以和项目以熊市为由压低估值。对于法币本位的机构来说,收益率的影响是比较明显的,此时需要做好和LP的沟通。

  崔大宝:熊市也是磨炼创业者最好的时机。

  问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2017年,区块链成为了热门“风口”,但整个行业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2018年行业竞争加剧,现在虽然是熊市,但是创业者对团队建设、技术架构、应用落地等方面的理解更深入了,作为投资人是不是要根据形式调整策略和打法?如何做呢?

  任骏菲:确实,我们可以注意到,一年前,一年后,我们遇到的项目方的团队质量和白皮书水平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现在入场的项目方团队变得越来越强大和优秀,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当然相应地,对投资人的要求也将不仅仅是在资金和品牌上的支持与站台,还需要投资人有专业的素养在投后提供对项目发展的指导以及合适资源的对接。同时投资人们也要合理管理收益预期和做好风险管理,在之后,项目间的竞争激烈也会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如何在资产配置,退出时间方面找到一个最优解,也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问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对于红岸基金来说,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有哪些规划?

  任骏菲:我们会加强项目管理,帮助他们连接更多区块链行业内或者行业外的合作伙伴,推动落地。

  另外与更多国际投资机构以及区块链行业生态的各环加强联系。同时,我们也会继续和项目们交流,筛选出优质的项目,为他们在寒冬提供帮助以及选择合理的融资与发展策略。

  问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聊聊生活,听闻你平日里爱好拳击、跆拳道、飙车这些项目,给自己的tracklist里还包括穿越亚马逊雨林,在大众看来这些都不太像是一个女孩子敢做的事。

  1、为什么会喜欢挑战拳击、飙车这些刺激的项目?

  2、穿越亚马逊过程中有哪些好玩的经历分享给大家?

  任骏菲:首先澄清下,我不是个risk seeker,相反我非常的risk adverse... 一个risk seeking的基金经理做不好投资,会倾向于承担更大的风险却无法证明更好的return。

  喜欢这些事儿是因为,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经历不一样的人生,其实读书看电影也一样,在一个封闭的环境用几个小时走完另一个人的一生。你是你所读过的书,见过的人,走过的路的总和。

  亚马逊丛林是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在如此原始没电线没网的,蚂蚁有拇指大,蚊子有蜘蛛大,蜘蛛有碗大还长腿毛的地方可能有一百种死法,感觉读过的书和受过的教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剩下的就只有人类祖宗的本能就是活下去。会自己对话,进行灵魂深处的拷问“你为什么要报这个旅行团”。

亚马逊食人鱼
亚马逊食人鱼

 

  快问快答:

  崔大宝:1、某区块链媒体说您是最直男的女性投资人,对于这个称呼你认可吗,为什么?

  任骏菲:可能因为比较理性。。?

  崔大宝:2、经您手一共投资了多少个区块链项目?

  任骏菲:30多个吧,不包括在Huobi Labs时孵化的。

  崔大宝:3、您觉得区块链最先在哪个行业大规模落地应用?杀手级产品何时出现?

  任骏菲:我觉得可能在数据采集行业或者说各行业中涉及数据管理的部分都会是最可能落地的地方。

  至于杀手级产品什么时候能出现,我觉得这不仅与底层技术的支持相关,同时也需要社会力量的推动,乐观一点估计,我觉得在五年内。

  崔大宝:4、对于投资人来讲,美国区块链投资是否也处在寒冬期?

  任骏菲:美国区块链相对来说没有那么疯狂,所以冬天到来时,也没有那么冷。

  崔大宝:5、据媒体报道,中国区块链专利数量远超美国,您如何看待技术专利之争?

  任骏菲:专利在质量而不在数量,造成突破的那一项技术到底在哪里,都不一定。此外,现在很多团队都是国际化的,没有必要分得这么清楚。

  崔大宝:6、对于区块链创业者,您有哪些建议?

  任骏菲:1)理性评估自己的组建团队的能力,能否实现自己想做的东西。技术、经济、融资、社区发展,是每个团队都需要做的,还有对希望借助区块链改变的行业的了解。说到底,区块链创业也是创业,脱离不了一个优秀创业公司的商业本质。真格基金说优秀的创始人要有学习力、影响力、相关经历,传统创业领域的规律值得仔细掂量。

  2)选择容易落地的方向,不要好高骛远,区块链行业首先需要killer app来加速它对人们生活的渗透,就像互联网时代的IM一样。以后渗入社会生活程度大了,改变人们生产关系的许多重要应用自然会逐步出现。

  3)踏踏实实做事。以前市场或许有一些泡沫,但估值虚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与行业健康发展一起同步成长的创业团队,才能享受到新兴行业的发展红利。

节点财经区块链任骏菲

郑重声明:爱财道发布 节点财经对话任骏菲:美国善于培养天才和白痴,中国则培养精英和中庸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合作及发稿在线客服